搜尋
全站熱搜標籤
# 旅遊金徵文
# 小鎮騎趣
欣傳媒服務
欣傳媒
欣講堂
欣人堂
BLOG
欣嚴選
欣會員
客服問與答
沒有未讀通知
看所有通知
旅遊金0
我的訂閱
建立部落格
登出

酸鼻子亂走|派出所中的黑盒子

發布時間 : 2015.08.18

圖片說明:圖攝/酸鼻子

告別了鏡輝伯伯,我沿著牯嶺街繼續向前,身後的影子彷彿已經變長了一些。就在不遠處,一棟有別於其他商家的白色建築座落在路口處,我一邊走一邊努力歪著頭,想看看那間到底是不是牯嶺街小劇場,跳了幾下因為太累而作罷,最後只好還是慢慢地走過去。

「牯・嶺・街・小・劇・場」我伸手指著門口正上方的字樣,眼睛快速掃射了一遍「很好!我終於到了!」安心之餘順勢用手抹了抹額頭上的汗。

「呼!我走好久喔!超遠的!」我一進去就往看似服務台的地方走去,一邊跟櫃臺內的男生說,並癱坐在靠近他前方的長椅上。

「妳是剛剛打電話預約導覽的人嗎?」他開口問。我突然覺得自己似乎有點失禮,便趕緊從椅子上坐了起來回答他說

「對啊!我覺得我走超久的而且好熱喔,還走錯方向又繞回來一次。」

「哈哈會很遠嗎?我覺得還好啦!」男生這時才從桌子後方走了出來。是個頂著一顆捲捲頭的男生,側分的那種,穿著白色T恤配上民族風長褲加上夾腳拖鞋吧我記得。他走出來我才發現他剛剛應該是在看書,因為一本帶有黑色印刷字體白色封面的書正倒放在桌上。

圖片說明:圖攝/酸鼻子

「我先簡單說明一下這棟建築物的歷史,接著再帶妳逛一下這裡的幾個空間。」他邊說邊面向我。

「好啊!謝謝你!」

對了!這個男生他姓陳,我突然想起剛剛在電話裡我最後問他的問題。「那我到那邊要找誰詢問導覽的事情呢?」「喔,你找我就可以了!」「那請問先生您貴姓?」「喔,我姓陳。」為什麼會突然想到這個?我也不知道,應該是熱昏頭了吧!等反應過來時他都已經開始解說了。

「這棟建築在日治時期是日本憲兵的分隊所,在1958年後改建為北市府警察局中正第二分局,所以這裡面還保有監牢的樣貌,我們等等會進去看。而規劃成小劇場展演空間後,最開始差不多在2001年左右,是由趙自強負責的如果兒童劇團經營,從2005年到現在則是交由身體氣象館統籌管理。」

圖片說明:圖攝/酸鼻子

「嗯嗯嗯」我邊聽邊環顧建築四周。

「那再來就介紹一下這整個場域空間吧,簡單來說整個建築物分為三層樓,每層樓的功能都不同,第一層樓也就是我們所在的地方就是『實驗劇場』。妳有看過實驗劇場嗎?」他轉身問我。

「我嗎?沒有耶!只有聽過耶!它跟一般劇場有什麼不同嗎?」

實驗劇場跟一般劇場的差別在於,一般劇場例如學校演講廳那種,屬於鏡框式的舞台,演員跟觀眾是有距離的。而實驗劇場在最開始,就是為了打破固有型態所發展出的表演形式。『實驗』從字面上來看,其實就是不斷嘗試、創新的意涵。」他解說時神情自若,彷彿這段話已經說過不下十次。

「那妳有聽過『黑盒子』black box theatre嗎?」他接著問。

「這個我有聽過,是指一個空間全部都是黑色的意思嘛!」終於有個我知道的東西了。

「對啊!以字面上來說是這個意思沒錯。那妳知道為什麼要全黑的嗎?」沒等我回答,他繼續接著說「它是連牆壁、地板、天花板甚至是觀眾席都是黑的喔!是個因應劇情設定或是概念的不同,能夠自由調整的空間。因此,觀眾與舞台之間的關係也是可變換的,總體來說是比較多元性的表演形式。」

「所以說實驗劇場的戲劇類型,多是互動式的嗎?而你說的多元會是同樣劇情,但每次表演的形式都不同,是這樣子嗎?」很開心我終於提出一個像樣的問題。

「應該是說它的可塑性會比較高,因為我們這邊也不是通通都是自己製作節目,而是假如你有演戲、表演的想法,就可以來申請場地,不限定團體,個人也行,我們都很歡迎。那至於說互動性高不高,也不是完全這樣概括,其實就是因為實驗劇場空間往往都沒有那麼大,所以舞台或是觀眾席位置是可以輕易更動的。但你也可以將它塑造成很傳統的劇場形式,都是可以嘗試的,沒有太大的限制。」

圖片說明:圖攝/酸鼻子

之後我們繼續聊到關於「黑」盒子為什麼不能是「白」盒子這個概念。他則拋出「美術館是白的,劇場卻是黑的」的思考方向,來和我一起討論。他提到,因為藝術作品在一個空間裡,是需要「跳脫」出來的。白色場域本身即是乾淨、肅穆、真實以及少干擾的,目的是為了引導觀看者,目光能夠停留在藝術作品本身。

「但劇場就不同了,除了有打光考量外,戲劇本身得營造出一個想像或是幻覺的空間,因此很多東西需要『隱藏』,剩餘部分則是交由觀眾各自衍生的。」想著他所說的那些,眼裡除了黑與白,似乎還殘留下一點灰。

「如果妳看戲看一看,突然劇場的燈全亮了,妳會想到什麼?」他問。「要謝幕了吧!」才剛說完,我們就一起笑了出來。

圖片說明:圖攝/酸鼻子

接著,我們便走進那個「黑盒」裡。才剛踏入,眼睛因為還沒適應那麼黑的環境,踉倉了幾步。直到他順手開了燈,我這才看到劇場的樣貌。此時的燈光,灑落在台前幾件戲服上,而一旁的鋁箔閃閃亮亮,則像極了小時候趴在家鄉頂樓陽台,仰望滿天星空的影像。

環顧四周後,我漸漸明白他剛剛所說的「想像空間」是怎麼一回事了。正因為空間全是黑的,無法預知的範圍很廣,因此你會不自覺得用現有的任何訊息,結合自身經驗,自由地去「猜」想劇情的走向。在猜的同時,你也就進入戲劇所構建的想像之中了。

從想像延伸是嗎?仰頭看了看劇場的燈光,延伸至過往記憶,我想到的是《暗戀桃花源》中,雲之凡所坐的鞦韆以及她與江濱柳一再錯過的愛情。

圖片說明:圖攝/酸鼻子

圖片說明:圖攝/酸鼻子

看過了黑盒子,我們走進一旁的監禁室與後台。他說監禁室現在大多都用來放置劇場少用的資料與物品,有些演出還會根據故事情節,特別結合此空間呢!我則一手抓柱鐵桿,探頭往內看啊看,黑壓壓的什麼都看不見。但可想像的或許只能是那些被剝奪自由的人們,在黑暗中與自己對話的身影


走上樓梯,來到二樓的藝文空間。有別於一樓的黑盒子,是個明亮開闊的空間,可做展覽及表演等多方使用。進入時,剛好有團隊在裡面做準備,地板上散落了幾張圖稿,一個女生正坐在工作梯上,其他人則比手畫腳熱烈討論中。

他說通往陽台的那端以前是餐廳,現規劃為表演入口或是製作道具的空間。當天進入時,團隊的成員正在那裡將道具刷上厚厚黑黑的漆,在室外高溫的照射下,充滿汽油揮發的氣味。

圖片說明:圖攝/酸鼻子

圖片說明:圖攝/酸鼻子

最後我們走上三樓,一個充滿鏡子的空間,他說這裡主要是作為練舞、瑜珈教室租借使用。此時空無一人,只有我踏上木質地板發出的聲響。可想像的是,多少夜晚舞者們隨著音樂起舞的節奏,123、123、噠噠噠、噠噠噠......雖然此時並沒有竇加(Edgar Degas)《舞蹈課》中那些穿著澎裙整裝待發的女孩。

介紹完小劇場的各個空間,我們沿著樓梯向下,回到我們最初的地方。我走向靠近門口的椅子,拿起雜誌隨意翻閱,一邊整理所感所見。思考的同時,窗外傳來陣陣蟬聲,表演團隊忙進忙出,上下樓梯的動作持續進行著。我突然想到他最開始提到的「但是像這樣的實驗劇場,在台灣已經越來越少了。」當下他的語氣與表情,是帶著些許的失落嗎?

圖片說明:圖攝/酸鼻子

道別前,我向他詢問了e-mail說到時候文章寫完再寄給他,他於是拿筆寫下一串帶有英文字母的訊息。「嗯,原來他是左撇子啊!」但最終我還是不自覺得伸出右手,與他伸出的右手握了握,對他說聲「謝謝你!拜拜囉!」

我想我會記得他的,他學戲劇,喜歡看電影、電視以及看戲,熱愛電子音樂及表演。喔還有,他姓陳。

下一篇:酸鼻子將帶你們去吃一口熱呼呼的冰囉~to be continued...
上一篇:酸鼻子亂走-牯嶺街松林書局
更多酸鼻子文字敘事:http://ppt.cc/X2hZJ

【更多相關】
牯嶺街小劇場官方網站FB粉絲頁
導覽專線:(02)2391-9393/每週一休館
【交通資訊】
1.公車:1 路公車(牯嶺街小劇場站)http://www.taipeibus.taipei.gov.tw/
2.捷運:中正紀念堂站2號南門市場出口,沿南海路往重慶南路方向,步行約五分鐘

立即加入欣傳媒Line@,月月抽好禮
加入好友
酸鼻子

飛行中

酸鼻子

飛行中

填問券,送好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