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尋
全站熱搜標籤
# 旅遊金徵文
# 小鎮騎趣
欣傳媒服務
欣傳媒
欣講堂
欣會員
BLOG
欣嚴選
客服問與答
沒有未讀通知
看所有通知
旅遊金0
我的訂閱
建立部落格
登出

「把藝術祭當作人生路標」導覽講師 洪秀華:從森川里海濕地藝術季,期盼台灣策展

發布時間 : 2021.09.03

「每個藝術季如果像森川里海濕地藝術季一樣經營的話,不太可能這麼快走完。」專業藝術導覽講師 洪秀華接受專訪時說道。國內藝術節的舉辦紛呈,藉由藝術家作品帶領人們認識在地的旅行方式蔚為風潮,以國際知名度而言,台灣東海岸的藝術活動最具規模且多元。每年夏天發生在東部的四場藝術節,分別以不同地域作為策展:森川里海濕地藝術季(花蓮縣豐濱鄉五個部落)、縱谷大地藝術季(縱谷197縣道,池上─卑南)、東海岸大地藝術節(東海岸台11線,花蓮─加路蘭)、南迴藝術季(南迴公路)。

洪秀華將北川富朗(瀨戶內海藝術祭策展人)的思維「藝術作為巡禮的路標」當作人生目標奉行著。身為藝術節的重度愛好者,這次完成東部四個藝術節的行程,她印象最深的是森川里海濕地藝術季,與我們分享這段美麗的里海回憶,還有對於未來台灣藝術旅行的期待。

港口部落《我對生活很滿意》─部落生活需要大量勞動,有滿滿富足感的好野人,穿著一身破衣服代表著他就是潛水高手、釣魚高手及優秀的獵人、農夫!(攝影/葉禮維)

 

就像北川富朗說的,藝術作品是一個路標

看一個藝術季會不會永續,第一個我會去看官方臉書,他們臉書按讚數有多少,臉書講的東西有沒有內容,除此之外你再去看他的官網,他的官網內容擴及的範圍,你就會知道說這個藝術季有沒有下一次。洪秀華提到藝術節延續的主軸跟精神有沒有前瞻性,還有跟在地有沒有密切的聯結。

她說自己最近訂了一本水土保持局出版的書籍《萬物糧倉‧大地慶典》,這本書主要介紹縱谷大地藝術季如何將北川富朗「藝術是一個路標」這樣的概念實踐。書中提到「縱谷主義」一詞,也就是說如何在藝術活動的人造儀式下,讓外來者看見縱谷裡的生活方式,透過一件作品指出一個所在地方的內涵,展現一個場域的美感。

今年縱谷大地藝術季主題『漂鳥197』就是延伸大地慶典來的,講的是縱谷的人與自然共生故事,主辦單位水土保持局很清楚知道池上、關山這塊地方就是以米為主,『漂鳥197』是這個主軸下的一部分,結合印度詩聖泰戈爾的詩來藝術創作,每一件作品附上一首詩像是門牌一樣,帶人走進/近地方,所以藝術季的主題就是這樣決定的。

 

(備註:北川富朗是知名日本藝術祭策展人,「越後妻有大地藝術祭、瀨戶內海國際藝術祭、房總里山藝術祭、北阿爾卑斯國際藝術祭、奧能登國際藝術祭」。)

 

新社部落《海景第一排》─花蓮海岸線過去曾種植了許多的水稻,如今卻種植了不少的「飯店、民宿」,美景每個人都喜歡,但它不應該變成「好野人」的象徵。(攝影/葉禮維)

 

我覺得「森川里海濕地藝術季」是臺灣藝術策展比較完整的

可能是先走過了森川里海濕地藝術季,所以感觸會更強烈。洪秀華說,森川里海的活動架構真的做得很好,雖然只有十個作品,但每一個都讓人印象非常深刻,她說,透過部落村民親身導覽解說,理解這些藝術作品述說的,正是發生在這些人身上的故事。讓參訪的人認識部落的人們如何自然共生,像是香蕉絲、藤編、苧麻等技藝。

當我們生活過度馴化,這些野生的東西就會不見,因為你的土地被開發,就沒有人知道這些野生植物可以吃。然後這些植物就會消失,當植物工藝不見,原本賴以為生的語言就都會消失。你可以去看《海稻米的願望》這部紀錄片,舒米如妮以港口部落為背景,呼籲大家回鄉參與復耕,想說的就是這個問題。

在這樣的大框架邀請藝術家來創作,讓參加的人認識生活、生產、生態的三生概念,由藝術季把這份技藝及相關的文化、語言傳承下去。


(備註:起源於港口部落舉辦的『水梯田濕地生態環境裝置藝術展與音樂季』,主要是喚起民眾對於東海岸「海稻米復耕」計畫的重視;2017定名『米粑流』講的是阿美族語“互助而後美好”這個概念,透過藝術來呈現里山里海倡議中推廣的人、自然和生態的共存關係。隔年之後串聯其他部落擴大區域,改名為『森川里海濕地藝術季』。)

 

貓公部落苧麻織作坊─透過參加藝術季的導覽及論壇活動,支持耆老將傳統技藝傳承下去,讓即將消逝的工藝語言能被利用、重視。(攝影/葉禮維)

 

貓公部落《Ama Mama Tama 父親》八個年齡層故事讓整個作品時間跨越百年到日據時代甚至更早,藉由族人們訴說對父親的回憶看見部落的集體記憶與歷史。(拍攝/葉禮維)

 

藝術的商業行為是有過程、層次的「帶你到那裡,然後呢?」

以這次貓公部落為例,它的部落體驗推廣的就是苧麻,而貓公的活動論壇是”旅行作為一種文化的實踐”;到了新社,新社的體驗是香蕉絲工坊,當我們去看新社的作品的時候,他的作品有兩個分別是《海景第一排》跟《岩棺不是棺》,可是沿路在走的時候,部落裡面的志工帶我們去看的是部落裡面的植物、像是鳥榕樹這樣他們會食用的植物。這些內容當然都可以變成未來遊程一部分,在藝術季結束之後都還是可以持續的進行。

所以我一直在強調的是到那裡之後你能夠停留多久。其實商業行為都是這樣子來的,停留再久一點就會到住,它其實是有一個過程、層次的。停留的時間代表你跟這個土地的黏著性,停留得夠久代表這個土地夠黏、這裡的人情夠黏,讓你會願意留下來。因為停留久了就會想吃東西,所以會從部落裡發展出吃的內容,停留再久一點就會想到住,所以就開始會有民宿。

如果在藝術季之後要自給自足、甚至走向國際格局,未來辦藝術季活動就不能一直跟政府拿錢,必須由地方自己去募得金援。像北阿爾卑斯藝術季辦第二屆就決定走向國際,他們的公務人員來到台灣宣傳,還沒有開說明會的時候就透過北川富朗辦公室找到我,希望跟我聊一聊,他們開誠布公的說希望尋求我的贊助,但是不要勉強,如果沒有贊助這個想法,我們依然都是朋友。因為那個氣魄你當然就會贊助它啦!

 

 

(備註:北阿爾卑斯國際藝術祭,2017年第一屆於長野縣開始舉辦,是北川富朗策畫的第四個國際藝術盛事,2020因為疫情延期。)

 

復興部落合作小賣店內的海稻米復耕群像。店裡販售的植物工藝製品及食物,都是部落裡的人們互助努力的成果。(攝影/葉禮維)

 

策展人之一,蘇素敏,2018年第一次承辦森川里海濕地藝術季,與節點共創夥伴至部落一起生活,鼓勵村民透過技藝或導覽講述自己故事創造永續價值。(攝影/葉禮維)

 

從“好野人”出發,讓藝術季改變我們看事情的角度

他們的主題『好野人』我覺得下的非常好,像前一次的藝術季主題我就沒有那麼印象深刻。但我覺得他們承辦這幾次後,因為跟部落的連結越來越深,他們開始知道怎樣的策展才是真的適合部落,也是適合我們外地的人進到部落後會想要了解他們。洪秀華說道。

以好野人而言,我在導覽的時候就會有更多延伸。譬如說什麼叫好野人,台語的意思就是“好額人ho`-ɡiaʔ⊦-laŋ´”,換個角度這個展覽要你回頭看看自己擁有的,而不是一直去煩惱「我沒有什麼?」,這個念頭其實自己是非常富足的。

所以當森川里海濕地藝術季提到這個好野人主題的時候,我就想到催生瀨戶內跳島遊的福武總一郎,就是『倍樂生集團』的老闆。

他有講過一句話讓我印象很深刻,他說─“幸福不在天堂,而在人間。所以我一直不理解佛教說人生要修好來世這件事。那我問你一句,烏托邦到底是在人間還是在天堂?「為什麼你就不把這一世給過好,你真正活的當下才是天堂啊!」

福武總一郎的確是個理想主義者,才能成就今日。洪秀華說道。

 

 

(備註:倍樂生集團,創立於日本岡山縣,由福武總一郎從父親手中接下之後,將事業版圖延伸到教育,催生巧連智事業,也是瀨戶內國際藝術祭的總監製。)

 

太平洋就是我們的冰箱─港口部落的阿美族在海獵場裡展示捕魚技藝。(攝影/葉禮維)

 

採部落配給制依照家庭分配魚獲,與大海友善不濫捕。(攝影/葉禮維)


與大海及土地共生的部落,就是天生的好野人。(攝影/葉禮維)

 

把藝術季當作「祭典」來辦,讓台灣藝術節走向國際

北川富朗先生曾提到,「兩年展太趕,今年辦完就又要展開籌備下一屆;四年展等太久、太寂寞;而三年剛好,第一年舉辦,第二年檢討,第三年籌辦,這正是他認為很好的藝術節舉辦節奏。」你看日本是這樣在看藝術節的,像是祭典一樣,需要時間籌備來期待。

「這也是為什麼日本的藝術節,都叫做藝術“祭”而不是藝術“季”。」他們將藝術祭當作文化來推動,結合地方元素,才有走向國際的立基點被看見,『在地國際化』就是這樣的道理。洪秀華說道。

所以森川里海這個藝術季,這五個地方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港口部落,除了那裡的作品是部落中最多的之外。但我最感動的其實是導覽時,部落的人們說到「太平洋是我們的冰箱」,他們去捕魚這件事,這回歸到『米粑流』這個詞,互助而美好。

她解釋,港口部落去捕魚是有特定階級的權力,「階級」指的是部落分工的組織分級,也是每個年齡負責不同技藝傳承的部分。在部落裡要把自己被分配的階級工作做好才能進到下一階級,對於他們而言,分級沒有高低之別,而是每個年齡學習不同技藝,藉此傳承下去,在互助生活的這塊完全體現。

真正讓我感受到互助而美好就是“太平洋是我的冰箱”這句話,很感動的是他們對於環境取之有道,不耗竭,只捕自己需要的魚,有多少人就捕多少,這就是里海精神。取之於自然必須永續共生。

 

洪秀華提到,策展至少需要四年的醞釀籌備,真正發揮影響則是要持續下去,像祭典一樣執行。所以策展單位耐心經營,包括金援跟跟後續發展都要考慮。(攝影/葉禮維)

 

台灣的藝術節要走向國際也是這樣來想

你知道我昨天一路開回台北心情就非常不好,因為看不到東海岸的藍。但你說日本很多的『兩地居』有沒有可能,五六日我可能就回到台東、花蓮,但是一到五我就住在工作的城市,尤其是臺灣真的很適合,台灣的藝術季也是有這樣的優勢,這就是我們走向國際一個很誘人的優勢─台灣就是一座交通方便的島,半天時間就可以高雄到台北。

「光是開車就可以體驗到不同的風景變化,透過藝術季路標的引導可以更深入當地的生活。」

另外,台灣的藝術季在操作上有個重點,舉辦的單位不能一直換,像森川里海藝術季之所以能夠成功是因為節點共創的原因,他們深耕了很久,就像瀨戶內海藝術祭為什麼會成功,也就是每次策展人都一樣是北川富朗沒有換過,這樣子藝術季才會延續。

「這就是我覺得節點共創在體現文化上最完美的部分。」像他們團隊這樣去實踐藝術季,才能把文化做到人的心裡。看看自己走過這趟藝術季的路,擁有真的很多啊~

「我們就是富足的人也是好野人,不是嗎?」

洪秀華最後說道。

 

專業藝術導覽講師 洪秀華

粉絲專頁光影逸旅

森川里海濕地藝術季官網

 

看更多欣講堂與講師合作活動>>



(採訪撰文/葉禮維)

欣講堂

欣傳媒

欣講堂

欣傳媒

填問券,送好禮